首页 > 主角故事

主角故事

**** 一剑钟情 ****

  他缠了她很久,从第一次见到她,他就被她吸引。她也知道他喜欢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接受他,只好再将自己的心埋藏的更深。他叫雷宏,是天朝御林军统领,她知道。她叫紫玫,艳丽如玫瑰,却带着让别人无法接近的冰冷。

    春天的风是那么的柔和,轻轻吹拂着她的秀发。手中的银白色长弓映着太阳的光芒。冷冷的看着远处。缓缓的,她取出一支同样光彩夺目的箭,轻轻搭在弓上,缓缓举起长弓瞄准眼前那只单独在山丘上巡逻的兽人,弓铉被渐渐拉开。

   “我奉劝你还是不要做蠢事。”一个懒散的声音从后面传了出来:“你以为兽人真的是白痴吗?虽然他们真的很白痴。但是他们至少知道放出一个诱饵来让你上当……”

    雷宏的话音还没落,长箭便已经在空中划过一条完美的弧线,带着喷出的鲜血穿透那个兽人的咽喉。“杀!”果然不出那人的意料,兽人倒下去的同时,它周围的灌木丛中杀出四十多个兽人战士,它们挥舞着手中的长战锤向紫玫冲来。

  美丽冷艳的女射手没有丝毫的惊慌,手中的长弓一次又一次射出死亡之箭,每一箭都准确的洞穿一个兽人的咽喉,箭无虚发。扎起的银色长发在风中轻轻舞动,一身鲜红的射手皮甲将她曼妙的身材衬托的更加出众。

    但是她还是没有完成狙杀任务。兽人在连续的袭击中长了很多见识,不再像以前那样拥成一团冲锋,他们分散成散兵线,利用周围的树木做掩护,最后还有三十多个兽人突破了紫玫的箭雨界限。她毫不慌乱,低声的吟唱一声后,周围的大地出现了一丝难以觉察的波动。

    身位最优秀的弓箭手,紫玫自然明白弓箭手的生命在于和敌人拉开距离,但那些愚昧的兽人还是不知死活的冲过来。

    “这些白痴生物,死了也活该!”那个懒散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话音未落,那些兽人的身上就开始出现一丝丝的溃烂。剧毒陷阱!那些兽人还没有从惊愕中醒悟,一道淡色的身影如闪电般冲了出来。一柄远比一般双手剑更宽,更长,更厚的重剑劈向第一个兽人,紧跟着一声怒吼,周围的兽人顿时被震晕,醒过来后不顾身上的毒素效果,全力向那个英武不凡,全身闪耀金属盔甲的战士攻击。

    “喂,你还呆在那里傻看什么!”雷宏夸张的嚷着,每次出剑必定会有一个兽人被劈成两段。围攻的兽人组建组成了进攻序列,他们配合着身边的战友不停的向雷宏进攻,把他围在一个很小的圈子里,兽人是一个很强悍的种族。

    “再不出手明年今天就是本少爷的忌日了!”雷宏大吼一声,使用天罡震怒将兽人再次麻痹后冲紫玫叫道:“本少爷死了,将来谁娶你?!”

    紫玫的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冰山融化了,那笑容足以让真正的玫瑰感到惭愧。手中的长箭一支接一支,从容不迫的将兽人成群的射倒。在最后一个兽人倒下的时候,屠杀从森林里飞出一只战斧,劈向雷宏。正带着微笑向紫玫走来的雷宏应声倒下。兽人统领!

    紫玫心中仿佛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她疯狂的向着森林里那个若隐若现的影子射出一箭又一箭——狩猎之痕,剧毒箭,暗影箭,破空袭击,重击引导。她发疯似的根本不故自己弱小的魔法力向那道影子射击,直到一声轰然巨响。

    紫玫飞快的跑到雷宏身边,将他搂进自己怀里,带着哭声道:“雷宏,雷宏,你醒醒啊!”

    先是一只眼,冲紫玫扮了个鬼脸,乘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猛的将紫玫抱了起来喊道:“天啊,我实在太幸福了,玫玫原来你真的喜欢我,我好幸福啊!“

   “那你的伤呢?”紫玫不解的问。

    “骗你的啦!”

    “好痛,不要打了,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夕阳的光辉将两道身影在大地上拉出好远,一个伟岸,一个纤细。

    “过几天,我们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处理完,就一起去金戈苍原,亲手宰掉那只祸害人间的魔王路西法(lucifer)。”

    “为什么不是现在去呢?”紫玫轻轻的问道:“还有什么事情比它更重要?”

    “有的。比它重要太多了。”雷宏严肃的点了点头,掏出刚刚从兽人首领尸体中取出的血色玉佩递给紫玫道:“我们必须先去一下古格沙漠,找沙漠酋长说清楚,我和他宝贝女儿的婚事马上举行!”

    “你讨打!”……

**** 昨夜星辰 ****

  他本是帝国里显赫的一员,在二十五岁的时候,他将继承父亲的爵位,成为傲峰公爵,接受帝国的任命。但十年前那场血案让他成了流浪的孤儿,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朋友任何帮助,一个十五岁的小男孩就这样流浪在帝国的阴影里,苟且偷生。

    没有人知道傲峰是如何在那些艰苦的日子里生存下来的,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拥有神秘力量的一个强者,一身雪白的召唤师外衣,一条始终跟随在自己左右的狂狼。现在,他要到秘密魔法研究所去寻找一些东西,但研究所门口现在正稳稳的坐着一个人,将他的去路全部挡死。

    “让开。”傲峰冷冷的对坐在身前的丽人说。从她那套精致的烫金蓝色魔法斗篷和那根悬着璀璨魔晶石的真理法杖可以看出,此人是个高级魔法师,偏爱蓝色的则是冰系魔法师。

    “烈焰帝国世袭公爵,属于皇亲国戚的傲氏家族第三十一代,小小年纪就被誉为帝国第一神童,与温柔淑贤的小公主定亲的傲峰公爵大人。”魔法师转过脸来,那是一张美丽到让人窒息的脸庞,白净的瓜子脸上点缀着一双如星的双眸,樱唇微张:“为什么你如此狼狈,连幻兽都伤痕累累。那些野蛮的兽人不会是你的对手,我猜是翼人吧?”

    “不管你是谁,把路让开。”傲峰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依然定定的看着魔法师,一阵微风抚过,掀起他的长发,一条让人不寒而栗的巨大伤疤由额头直到嘴角。

    美丽的魔法师看到这条巨大的伤疤,脸上闪过一丝难以觉察的痛苦:“半年之前,你找到了当年陷害你父亲的丞相,把他们全家三百四十口人杀了个鸡犬不留;三个月前,在牢中对你家人有过侮辱行为的一百多名狱卒官吏被灭九族,一时间,帝国内以死神称呼的杀戮魔王。原本应该是帝国栋梁之才,现在却如此堕落?”那如泓的双眸平静的看着傲峰。

   “你自己找死。”傲峰虽然对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但这些年来为了保护自己,他已经变的冷血。一柄散发着死亡气息的血色镰刀慢慢出现在他的手中,冰冷的气息直接冲向眼前的佳人。美丽的法师轻叹一声,站起来让开秘密魔法研究所的大门。

    傲峰没有丝毫的犹豫,握住镰刀走了进去,一路之上,无论谁在挡路,都惨死在镰刀之下,而他根本不在乎敌人在自己身上留下多少道伤疤。或许心头的痛苦,远远超过了肉体是创伤。在闯过无数拦截,那本记载着最高诅咒魔法的书就在眼前触手可及的时候,一道巨大的暗影箭将他重重的抛了出去,大口鲜血喷了出来。巫妖狂法者!

    但傲峰却毅然的又站了起来,用巨大的镰刀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一声低沉的咒语召唤出一个庞大的元素战士。黑暗中传来一声轻蔑的笑声,一道黑色的巨大爪子抓向元素战士。

   “死亡献祭!”傲峰怒吼一声,元素战士立刻发出猛烈的爆炸,再次召唤出一个庞大的地狱火,加持生命锁链后,挥舞着巨大的镰刀冲向黑暗中的怪物。怪物的强大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料,诡异的魔法一道又一道向他袭来。就在即将被怪物摧毁前的一瞬间,一道冰甲温柔的护住了他的身体,紧接着又是一连串暴风般的冰系魔法向怪物冲去,将他彻底消灭。

    门口那绝美的魔法师缓缓出现在傲峰面前,淡淡道:“末日诅咒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

    看到自己付出了如此多的努力才得到的末日诅咒术却她手中,傲峰的心无法再冷静,报仇的希望就在这里,他盯住那本书狠狠道:“把书给我,不然杀了你!”

**** 火焰倾情 ****

  凤舞不知道自己的身上究竟有多少处受伤。手中那把优雅锋利的承影剑也被沙盗王陵墓中那些凶猛的怪物砸出道道裂痕;身上那套天朝战

  士导师世代相传的荣誉战甲也破损多处,鲜血不断的从伤口流出,她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一阵刺耳的长啸传来。凤舞知道,自己就要死了。眼前的路,是一条绝路。沙盗王的墓地最深处,一条延伸出来的石路已经到了尽头,她

  正在站沸腾的岩浆中间,无论是左右,还是向前,都只有短短一步的距离。她的后面是唯一的出路,而现在,一只挥舞着巨大黑色肉翼的怪物

  正张狂的笑着向她逼来,仿佛眼前的人类已经是他的盘中美味,已经好久没有吃到这样的美味了。

   “想要从我这里夺取墨炎石?想要去破坏魔王路西法(lucifer)大人的伟大计划,做梦!先把你的生命交给我吧!”

  半空中的怪兽再次发出狰狞的狂笑,就在它张开双翼准备扑向凤舞时,一团巨大的火球破空而来,那空中的怪物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便被那炙热的火焰烧成一团灰渣,落入岩浆之中。

    一张英俊的面孔出现在峭壁之上,对凤舞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你好,我是龙飞。”

    已经耗尽全力的凤舞抓住龙飞的手后,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一真阴森刺骨的寒气将凤舞唤醒,她吃惊的发现,自己竟被刚才那英俊的法师抱在怀里,墨炎石就在自己身上,而挡在前面的却是一个巨大阴森的木乃伊。

    “不错,竟然能杀死女妖王。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如此强大的人类了。”木乃伊那镂空的双眼中冒出两团炽热的火焰。

    “醒了?”龙飞旁若无人的轻声问凤舞。凤舞此时才发现,原来魔法师并非都那么弱不禁风,在他怀抱里,自己甚至能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温暖,她有些娇羞的点了点头。

    “那我看我手刃此獠!”龙飞温柔的将凤舞放在石壁边上:“照顾好自己。”

    作为火焰魔法师,尤其是重视攻击的火焰魔法师的威力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终极火球术,火焰强击,火焰引导,眩晕爆炎,延迟火焰,一个比一个威力更强大,杀伤效果更强。可是眼前的木乃伊是沉睡了数千年之久的法老王,生前就拥有强横的实力,被死亡气息沾染复活以后更加强大。想要击败他绝非易事。

    那些威力强大的火焰魔法被法老王轻易化解,而法老王那防不胜防的诅咒术和早已经失传的各种诡异魔法让龙飞防不胜防。修行本已很深的他渐渐抵挡不住法老王的攻击,一次次堪堪躲过,殷红的血迹渐渐溢出他的嘴角,轻灵的步伐变的沉重,轻快的吟唱也变的那么费力,死亡,仿佛就在眼前。

     当法老王举起手中的血染权杖之后,龙飞知道,自己就要死了。

    一团纯白的光芒突然向法老王袭击而去,权杖就在龙飞的头顶上停了下来,法老王一动不动定在当场。就在龙翔吃惊的瞬间,一柄黝黑的长剑洞穿了法老王的心脏,浓烈的神圣气息顿时将法老王炸成碎片。

    不顾受伤的身体,凤舞拼着刚刚积蓄起来的一点力量连续使用战士高级技能,对体力还未恢复的她来说有多难就可想而知了。

    “你这又是何苦?”龙飞拭去嘴角的血迹,对凤舞轻轻道。

    “还没手刃暗夜魔王路西法(lucifer),我又怎么能不撑下去?”凤舞用长剑支撑住身体。

    “墨炎石已经到手了,如果不介意,我们一起去扫灭亡灵军团。”龙飞的心里有种特别的感觉,他很想和这个刚刚认识的战士留在一起,拥着她的时候,心里面有种淡淡的幸福的感觉。

    “其实,这也是我想问你的。”凤舞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着,身为勇敢的武士,这是她第一次露出羞怯的微笑,荆棘之旅有他为伴,仿佛也变的甜蜜

    古格沙漠上的夕阳下,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迈向黑暗,为黎明而战。

“好吧,那你看看这个。如果看过以后你还决定要杀我,那就动手吧。”女法师将那本邪恶的末日诅咒收到身后,从荷包里珍重的取出一块精致的蓝宝石,递到傲峰跟前。

 傲峰只看了一眼,身体便不能控制的颤抖起来,苍白的双颊变有些发红,不能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魔法师,颤声道:“你,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本来就是我的。”女魔法师看了傲峰一眼,低声道:“是十年前定亲的信物。”

    “烈焰帝国三公主傲霜?!”傲峰不能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佳人。

    “一年前,帝国大军远征金戈城,不料却被地狱中突然杀出的魔王歼灭,父皇带伤回国。作为女儿,我必须去金戈消灭那些残暴的魔王,为我帝国将士复仇。”傲霜静静的看着这个曾经是他未婚夫的男人:“但是我的力量太弱,我希望我的丈夫能帮我达成这个心愿。”

    傲峰先是一惊,双眼中又爆出热切的目光。儿时那些快乐的时光,那些让人陶醉的美好,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恋人此刻就如此亭亭玉立的站在自己面前,傲峰那死去多时的心也渐渐的复苏了。看着傲峰表情渐渐的温柔,傲霜的脸上渐渐升起两朵红云。

    “我带来了父皇给你的信。他为以前的事情向你道歉,并且恢复你的官爵,诛杀了当年主持阴谋的几个部落元老,还,还把我们的婚事……”敖霜的声音越来越低,到了最后,连他自己都听不到了,只是那原本冷傲的窍脸不争气的红了起来。她何尝不时时挂念着这个从小便呵护自己,疼爱自己的男人?

    “那就一起走吧,以后的路,我们一起走。”傲峰的脸上第一次露出幸福的微笑。从摆放末日诅咒的祭坛上取出堕落之魂后,轻轻将傲霜拥进怀中。

**** 冰封山巅 ****

   冰封山,传说上古时期诸神的宫殿,拥有无上权力的光明神的寓所。曾经在千多年前,这里是人类所敬仰,崇拜的圣洁之地。

     千年前那场浩大的神魔大战王,魔王路西法(lucifer)亲自率领亡灵大军到此与光明神展开决战,从那以后,原本巍峨庄严的圣殿此时只残留下一个个凹凸不平的土坑,每当夏季到来,雪水融化,这些土坑又变成湖泊。

    原本属于神圣的山区现在却被无数的凶残野兽与怪物所盘踞。那厚厚的冰雪中随时会窜出取人性命的野兽。传说中属于光明神大殿的主峰上,也被来自地狱的一群死神所占据,它们狰狞的用手中的灵魂收割者疯狂屠杀所有闯入此地的人类。

    现在的冰封山,是名副其实的人类禁区。但是今天,山崖上还是有那么一对年轻人坚定的向着山巅进发。

    男的一身紫色劲装,淡色长发垂到肩膀,手中,是一把耀眼的光芒之弩。纵然是全身战斗装备,也无法掩住他的贵族身份,举手投足间都显出他身份的尊贵。

    站在男人身边的女孩子却显得非常奇怪,虽然在寒风刺骨的冰封山上,她却只穿一套复仇装备,将完美的身材衬托的更加玲珑。精心修剪过的秀发显得异常艳丽,右手的手腕上绕着一条璀璨皮鞭,在冰雪反射下,如同大海波涛般,这就是传说中的神鞭卷浪!

    “雨竹,你真的要去金戈城吗?”贵族男子转身问:“听说魔王就在那里,先不要说能否将魔王杀死,恐怕只是他身边的那些走狗我们就不好应付。”

    “所以我才要到这里来啊。”女孩子娇媚的一笑:“你需要的冷血术和我需要的召唤龙术,据说只能在这里学到。不会终极技能,那我们就是去给魔王送食物?你当我傻啊,冷枫爵士?”

    “我以为你不知道呢。”冷枫苦笑一声:“这么长时间在一起,你这疯丫头做什么都不沾边。我这当哥哥怕了你了!”
但是这两个人根本没有发现,在远处的冰雪覆盖下,一道浅浅的波纹向山顶涌去。

    说笑之间,两人就到了冰封山遗迹前。前方不远处闪烁金光的石头,便是他们此行的目的——两个职业的终极法术和上古水晶!

    雨竹刚迈步要去拿东西,就被冷枫拉住:“小心,我们一路上什么抵抗都没有遇到,这里肯定有蹊跷!”冷枫的经验远比妹妹丰富很多,不然伯爵夫妇也不会放心让这对宝贝儿女出外游历。

    果然,话音未落,前面的金光处就缓缓出现了一个庞大身影,黑色的斗篷将它全身笼罩在其中,一只骷髅般的手在露在外面,握住一柄熊

  熊燃烧的镰刀——死神镰刀。这对兄妹吃了一惊,警惕的向后退了一步,却发现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布满了各种凶残怪物:死神侍卫,死神长老,死神使者。在他们后面,骷髅士兵,骷髅弓箭手,骷髅法师又将他们的退路挡住。

    兄妹两个显然应对战斗经验非常丰富,没有丝毫的慌乱。两人几乎同时开始了动作,加持魔法之后,暗影箭,剧毒箭,召唤兽,一波接一波的攻击向周围的怪物盖去。那些弱小的怪物根本无法对这对兄妹造成什么损失。要知道,在大陆上,这兄妹俩早就因为自己武技而扬名四海了,这些小角色又怎么能难倒他们?

    只是这对兄妹很奇怪,为什么死神王眼睁睁看着自己将他的属下被自己逐一杀死,自己却站在那里分毫不动。

    兄妹两人刚刚消灭掉所有的怪物,就被死神的恐惧魔法压制在原地。“在死神前,不应该有任何生灵的存在。”那阴森的斗篷下,透出一阵强过一阵死亡气息。

    面对死神那狂风暴雨般的进攻,兄妹俩吃惊的发现,他们很多攻击在死神王身上根本就没有效果!消失无效,附毒射击无效,衰弱之箭无效,暗影箭效果大大减弱,至于诅咒恐惧系法术则没有丝毫效果!而死神的攻击则一波快过一波,甚至在挥舞镰刀的瞬间,他还能使用出各种地狱魔法来诅咒兄妹俩。

    眼看无法阻挡死神的攻击,冷枫为自己施加了一个滞停射击后,连续几箭将死神王逼开。配合无比默契的妹妹雨竹从一侧冲出,卷浪鞭随手挥向死神后,向着那金光所在地冲去。愤怒的死神紧接着发出暴风般的进攻,将冷枫逼入绝境。就在镰刀即将劈下去时,周围的空间产生了异常的波动,强大的神圣气息将死神压至一旁,雨竹身前爆发出洁白的光芒,一个圣洁的大天使缓缓出现在死神面前。